新闻中心

EEPW首页 > 编辑观点 > Meta与高通签署XR平台开发协议:欲在元宇宙领域拔得头筹

Meta与高通签署XR平台开发协议:欲在元宇宙领域拔得头筹

作者:陈玲丽时间:2022-09-06来源:电子产品世界收藏

9月2日,2022年柏林国际电子消费品展览会(IFA 2022)首日,公司总裁兼CEO安蒙和创始人兼CEO马克·扎克伯格在主题演讲中宣布双方达成合作。

本文引用地址:/article/202209/437996.htm

了解到,协议内容覆盖范围广泛,承诺将合作开发骁龙芯片的定制版本,以制定“未来Quest产品的路线图”。双方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将持续数年,并将专注于对骁龙平台的开发。

(扩展现实)技术涵盖AR(增强现实)、VR(虚拟现实)与MR(混合现实),骁龙XR平台是专用扩展现实平台,集成了高通异构计算架构,包括基于ARM的多核CPU(Kryo)、向量处理器、图形处理器(Adreno)和高通人工智能引擎AI Engine。

简单而言,骁龙XR平台的需求设计,融合了连接和AI性能,以及空间音频、图形处理和影像功能,帮助VR设备厂商打造沉浸式的体验。

捕获.PNG

在XR芯片市场,高通统治力也初现。除 Quest 2之外,微软HoloLens 2、Pico Neo 3、奇遇Dream等主流产品均采用了骁龙芯。目前,已有超过50款采用骁龙平台的XR商用设备发布,其中还包括手机厂商联想、Motorola、OPPO和小米等。

此次高通和的合作并不意外

据高通方面透露,通过此次合作生产的芯片并非Meta独占,但它专门针对Quest的系统规格进行了优化,这也意味着它们同样可以用于其他厂商的产品。如同手机厂商搭载高通骁龙芯片一样,下游厂商既可以选择直接搭载相关产品,也可以选择定制骁龙XR平台。此次双方合作,正是基于定制化需求。

Meta创始人兼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表示:“我们正针对Quest系列的未来产品路线图,与高通技术公司一起打造基于骁龙XR平台和技术,去定制化VR芯片组。与手机不同,打造VR设备在空间计算、成本和产品形态方面都面临着多维度的全新挑战。定制化的芯片组将帮助我们不断突破虚拟现实的边界,大幅提升体验。”

此次合作仅涵盖虚拟现实设备,而Meta将继续致力于开发自己的芯片解决方案。并称可能的情况是,使用现成的芯片,或是与行业伙伴合作进行订制,同时探索自己的新型芯片解决方案;也有可能会在同一款产品中同时使用合作伙伴的产品和订制的解决方案。

捕获.PNG

此前,为了创造优异XR体验,高通已与Meta合作超过7年。据悉,Meta此前就已与高通在VR领域有着多年的合作基础,其Quest系列头显、第一代智能眼镜Ray Ban Stories、视频聊天设备Portal等产品均由后者提供芯片。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双方的合作是比较常规的,毕竟Quest 2也采用高通的骁龙XR2芯片。但此次是在更深层次的工程方面进行合作,而这对两家公司而言都是第一次。

在骁龙XR平台与Meta Quest平台的技术驱动下,双方将针对所需的空间运算展开合作,但未进一步对外披露协议细节与财务条款。

扎克伯格表示,公司仍处于的早期阶段,这种深度的技术集成将有助于VR朝着多功能计算平台的方向发展。

那么,元宇宙的定义是什么?它是一个由实时渲染的3D虚拟虚拟世界组成的大规模、可互操作的互联网,支持无限的用户同步、持续体验,每个用户都可以在元宇宙上找到存在感(Presence)。对于普通人来讲,元宇宙的诞生意味着我们的时间、劳动、休闲、财富、娱乐等活动都将存在于虚拟空间中。元宇宙具有跨越虚拟世界和物理世界的技术、能力和标准。

元宇宙的关键是实时渲染,意味着内容可共享,且清晰易读、可实时更改,并以图形计算的形式出现。元宇宙不一定是游戏,游戏只是一种表现形式。

元宇宙真正在描述一种统一、持久的体验,而不是单一的表达方式。如果只是互联网上某个应用(比如Roblox、堡垒之夜、AOL等),并不能算作是元宇宙。简单来讲,如果互联网是在网络之间建立联系,那么元宇宙就像是在多个3D世界之间建立联系。

Meta欲在元宇宙领域拔得头筹

在2021年底,Meta方面曾宣布全面进军元宇宙,以摆脱社交媒体平台这一标签,全力拓展新的发展空间。早在2015年,扎克伯格就一直在关注,这促使他首先收购了Oculus,以在新兴的XR领域领先。

据IDC数据显示,2022年第一季度全球VR头显市场出货量较去年第一季度相比增长了241.6%, Meta最新产品Quest 2头显占据了VR头显市场90%的份额。字节跳动的Pico占4.5%的份额,其他厂商份额不到4%。

9月2日,Meta确认已收购柏林初创公司Lofelt。此次收购于数周前完成,但Meta在上周五回应《华尔街日报》的问题时才公开。借助Lofelt的触觉技术,Meta可以为VR控制器、EMG腕带和触觉手套开发硬件和软件。

捕获.PNG

据了解,Lofelt成立于2014年,此后发布了多款产品。第一个也可能是最有名的是名为“Basslet”的腕带,其被宣传为“可穿戴低音炮”,可提供与用户正在听的音乐相匹配的触觉效果。后来,这家初创公司开发了Lofelt Studio,该软件允许开发人员为智能手机应用程序和游戏控制器创建精细的触觉效果。

所有这一切的背景在于,Meta正面临巨大的压力。由于苹果对iOS系统隐私设置的调整影响了精准广告投放,Meta的收入今年首次出现下滑。

迹象表明Meta的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业务已有所收缩。Meta在元宇宙战略上押下重注,每年为这方面项目,包括增强现实和虚拟现实头显,花费数十亿美元,但遭遇了巨额亏损。

从选择和高通合作中也可以看出,Meta正在营收下滑和积极探索元宇宙之间做出平衡,通过合作降低成本以推进元宇宙业务。

捕获.PNG

从表面上看,本次合作可能代表高通公司承诺在未来几年内将Meta设为首要客户,为公司投入更多时间,并为其提供对高通公司未来骁龙XR芯片的更大影响力。而对于Meta,将需要对典型的计算架构进行彻底的重新思考,才能使XR的愿景成为现实,两家公司可能也会在这方面共同进行原型设计。

但这种伙伴关系可能还有另一个主要原因,即将两个盟友联合起来对抗一个共同的威胁:苹果。

彭博社的记者Mark Gurman称,苹果正在开发至少三款VR/AR设备。在最新一期的“Power On”中,Gurman解释道苹果至少有三款VR/AR设备处于正在开发的阶段,代码为“N301”、“N602”和“N421”。

Gurman认为这些设备中的第一款“N301”被称为“Apple Reality Pro”。据悉,这款头显是Meta即将推出的Quest Pro的“高端竞争对手”。

尽管苹果尚未正式宣布任何XR产品,但所有迹象都表明其拥有悠久的研发历史以及在该领域占据主导地位的愿望。对于本身想要占据XR制高点的Meta来说,这是个问题。

相比于Meta,苹果更擅长开发硬件产品,并在包括研发高性能芯片、延长续航等、用户体验和UI设计上拥有很多经验。如果XR有望成功,苹果将至少是其中一个竞争者,并很可能提供市面上性能最好、外观设计最成熟、重量最轻的XR产品。

捕获.PNG

在过去几年中,苹果开始逐步淘汰第三方芯片,转而在其MacBook产品中使用自己的芯片,这标志着该公司微芯片设计和制造能力的成熟。不难预测,苹果必定会在其XR产品中使用自己的定制芯片。如果苹果在XR领域的市场份额逐步增大,那么不可避免会和高通销售的骁龙芯片产生竞争关系。

与此同时,谷歌作为全球第二大移动平台供应商,多年来也在尝试AR/VR业务,不过不管是在游戏还是硬件方面,都并未得到长足发展。其内部孵化的项目如Niantic,也大多被分拆、剥离。直到去年底,谷歌又开始重组实验室业务,发力研发AR/VR设备。

对于高通来说,与Meta的合作是为了确保苹果不会轻易主导XR市场,并扼杀该公司向各种非苹果XR设备制造商销售芯片的机会。对于Meta而言,与高通的合作通过为该公司提供一个可以制造高度专业化用于XR设备的芯片的坚定盟友来支持战略漏洞。

从2015年到现在,扎克伯格对于XR的预期一直在调整,几乎推迟了三次。如果说,XR硬件和操作系统集成的虚拟平台是Meta接下来最大的机会,它在这个方向上并没有领先太多,同时其核心业务也在经历短期衰退,接下来Meta时间紧迫。

尤其是面对当前的经济形势,以及苹果隐私功能调整(约损失100亿美元现金流),Meta在XR领域的投资也将受影响。Meta面临的最大一个挑战,就是摆脱苹果和谷歌约束、抢滩新市场这件事需要的时间远超出预期,这一点可能被马克·扎克伯格低估了。

目前,Meta在Quest头显中使用Android系统,但有报道称,该公司正在为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设备开发自主操作系统。据悉,Meta暂停了一个名为XROS、可能涉及操作系统的项目。对此Meta回应到,该公司“仍在为设备开发高度专业化的操作系统”。

但需要注意的是,在自研操作系统和芯片方面,虽然Meta很早就开始积极组建相关团队,但其目前遇到了一些困难和挑战。随着相关负责人马克·卢科夫斯基的离职,目前该公司已暂停开发面向VR、AR的操作系统,成立于2017年的300人团队也将转岗至其他不同部门。此外,该公司的定制芯片项目“Barsilia”也同样遭遇了挫折。

为了解决构建元宇宙面临的挑战,高通、Epic、Meta等28家公司加入了科纳斯组织牵头的元宇宙标准联盟。只有企业之间建立合作,才能更容易构建元宇宙。不过,构建元宇宙是一个试错的过程,可能需要一边开发一边从反馈中吸取经验。一开始也许可以从3D和社交来切入,然后延伸至其他的领域。

当然,不同公司之间也可以通过互联来实现共赢,就像是《纽约时报》入驻Facebook来获得更多流量。或者,就像是独立开发者使用Unreal统一的头像和用户系统去开发游戏那样,未来元宇宙也会有大规模的统一开发标准、惯例、文件类型和引擎。

Meta可以看做是VR头显市场的领导者,尽管Quest 2还不是一个开放的生态,但Meta在元宇宙领域的探索是领先的。

Oculus平台实际上相当开放,除了官方应用外,它还支持本地下载安装/侧载,并且不需要中央身份系统,应用购买支付也可以在第三方平台进行。值得注意的是,Oculus几乎是唯一使用开放标准渲染集合(WebGL、OpenGL、WebXR)的主流游戏主机。这很重要,因为几乎没有其他品牌这样做。即使是索尼,也仅在PS3上做到对开放标准的支持。

不管在游戏领域还是在B端,通用的标准和互操作性已经在逐渐形成。不过,目前Unreal等游戏引擎也在企业及仿真场景(比如医疗保健、军事、教育、汽车等)得到应用,尽管目前还处于早期尝试阶段,未来随着保真性、复杂性越来越好,游戏引擎也可以在企业级元宇宙市场创收。

不过,元宇宙不是一定非要在AR/VR平台发生,它可以有多种表达方式。Meta研发AR/VR头显,不仅是为了与苹果竞争,更重要的是摆脱苹果、谷歌的限制。尤其是在未来元宇宙领域,如果Meta不抢滩AR/VR,那么在移动端、PC端打造元宇宙的优势将落后苹果、谷歌。

另一方面,元宇宙技术在工业领域的应用,也反映出这项技术的发展。目前,AR/VR、元宇宙方案在工业领域的交付时间较长,说服企业采用这些新技术也需要时间。当企业看到了新技术对于工作效率、信息共享的优势,不得不部署元宇宙相关的技术,并与其他合作伙伴分享时,将有望看到元宇宙在工业领域的高速发展。



关键词: Meta 高通 XR 元宇宙

评论


相关推荐

技术专区

关闭

  • <tr id='zu6gu'><strong id='mou1g'></strong><small id='4tohu'></small><button id='65rcu'></button><li id='2rkpp'><noscript id='zrq54'><big id='37cvp'></big><dt id='ek2x4'></dt></noscript></li></tr><ol id='3ee0x'><option id='dfz50'><table id='dhbn4'><blockquote id='44ees'><tbody id='783bu'></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ab20m'></u><kbd id='8piw0'><kbd id='2h4az'></kbd></kbd>

    <code id='la94u'><strong id='k2z8e'></strong></code>

    <fieldset id='amxvy'></fieldset>
          <span id='m83w7'></span>

              <ins id='tvp0r'></ins>
              <acronym id='iql1a'><em id='oxl0a'></em><td id='e2b2d'><div id='dyzn8'></div></td></acronym><address id='5ai7j'><big id='8y0my'><big id='6lytu'></big><legend id='37wkm'></legend></big></address>

              <i id='85877'><div id='4034i'><ins id='p81au'></ins></div></i>
              <i id='w92ik'></i>
            1. <dl id='ue8ln'></dl>
              1. <blockquote id='04ekk'><q id='s3vb7'><noscript id='jxez5'></noscript><dt id='9rr6t'></dt></q></blockquote><noframes id='klt1c'><i id='bk6ga'></i>

                新宝7